首页 全部分类 二次元 我的火影之旅

第344章 畸形

我的火影之旅 扶摇的咸鱼 5674 2021-11-18 03:46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的火影之旅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四个得力部下竟然被一招击败,他就是再迟钝,也知道眼前这两个男子不好惹。

  身形快速后撤,目光警惕的扫过两人,然后才开口道,

  “你们到底是谁?”

  橙发男子目光在那位幸存者身上逗留了片刻,半是叹息半是认真的说道,“他是我们的同伴。”

  这话一出,雨忍男子忽然明白,他今天怕是也要交代在这里了。

  如他所想,对方的口中忽然轻喝,

  “土遁,土牢之术!”

  身旁的地面忽然隆起,泥沼般的墙面瞬间攀升,一寸寸的覆盖在了他的脚底,大腿,腰间,肩膀,以至脑袋。

  感受到泥浆的凝固,视野也变得一片漆黑,他试图想要挣扎却像是被抽走了力气,难以做出反抗。

  大意了,将手隐藏在长袖里,所以没有看到对方结印的动作?

  所以,这是要结束了吗?

  被束缚了的身体,再接上致命一击。

  忍者可不会放过这么完美的机会。

  时间在流逝,预想中的一击并没有到来……这是出现什么意外了?

  查克拉在缓缓积蓄,思维开始了运转,求生的欲望被此刻的意外点燃。

  以往丰富的经验告诉他,不能立刻发出动静,得等待合适的时机。

  隐约间,他的耳边传来一阵模糊的对话声,断断续续,也不真切,但他还是捕捉到了一丝奇怪的氛围。

  “我……要杀了他!”

  “为什么……不行!”

  “不杀人……”

  “可他们杀了我的同伴……”

  “如果要加入我们,那么这条规则,就必须遵守!”

  “你……”

  “……”

  好像在讨论要不要杀了我?

  雨忍男子心中闪过一丝难以理解的情绪,这需要讨论吗?

  不是我杀你,就是你杀我,难道还有其他的选择?

  还是说这个组织有古怪的信仰之类的东西?

  虽然想想还是有些荒谬,但他也只能往这个方向上揣测了。

  安静了片刻,对话声再度响起,雨忍男子忽然听到一道声响,不,应该是感受到这道声响,一道震动从身体表面发出,像是被人用刀狠狠砍了一下,产生了震动。

  附着了查克拉的泥浆硬化坚固,他倒是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不过心脏却被这一下弄得有些抽动。

  接着说话声再度响起,还是之前的那个人,这次离得很近,他听的很清楚,

  “那好,我不加入你们,所以,我现在能杀了他吗?”

  “抱歉,不能。”

  “为什么?”

  “我们的理念,之前聊过……经历过痛苦才能知晓痛苦,我要改变这个国家……所以……”

  一阵沉默之后,刀剑摔在地面的声音响起。

  再之后,是一串脚步声。

  又过了片刻,表面传来几道清脆的敲击声,

  “既然解决了,我们也该回去了。”

  是那个橙发男子的声音,这话像是对他说的,应该是吧,雨忍男子有些不确定的想着。

  随后周围的一切归于平静……

  等待了几分钟。

  泥塑内雨忍男子一边回想着刚才听到的这段匪夷所思的对话,一边身体开始发力。

  人型泥塑表面的裂纹如蛛网般扩散,接着一片片泥壳崩裂脱落,露出了内里的身体。

  呼,终于出来了。

  哈哈,居然真的没有杀他。

  劫后余生的喜悦间,他忽然抬起了头,视野中,他的那几个部下正互相搀扶着颤颤巍巍的朝他的方向走来……

  ……

  而另一头的官道上,两道身影沉浸在粘稠的雨水中,缓步而行。

  没有赶路的氛围,倒像是饭后散步。

  走了一阵,前头的水门步伐忽然停下,抬头看了看上方的阴云,带着几分感慨几分笑意缓缓道,

  “真是不虚此行啊!”

  而他的身后,红白相间的斗篷随着侧身摆动,落在其上的雨水如珠帘般垂落,陆鸣眼眸微抬视线靠左,手指捏着下巴,表情夸张道,

  “怎么,有这么好笑吗,都笑的快合不拢嘴了。”

  “不是好笑,是开心。”水门摇了摇头又道,“在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这样的忍者……他在试图以和平的手段去创造人与人互相理解的环境,这难道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吗?”

  水门的声音被掩盖在雨幕中,但那双湛蓝眼眸却在闪着光,似乎在由衷的,发自内心在为这件事情而感到高兴。

  “自来也老师之前和我也说过这件事,在战争与仇恨拉扯的世界里,所谓的‘人与人互相理解的时代’,他期待那种时代的到来,他甚至将这个愿望写入了小说……”

  虽然自来也平时吊儿郎当看起来极不靠谱的样子,但水门对他的这个老师还是相当尊敬的,言语间充斥着向往。

  而一旁的陆鸣挥动着不知哪里捡到的树枝,将眼前的的雨水一次次‘斩断’,有些漫不经心的听着,似乎对这种期待并不怎么感冒。

  “你还挺乐观的。”

  “是啊,起码他已经在走在路上了,不是吗?”水门没有否定,只是以同样的语气反问着。

  话是没错,陆鸣点了点头对此表示认同,夸夸其谈谁都会,但真正下定决心迈出第一步的人却少之又少。

  但是,有些事不是你做了就会有结果,有些路也不是你一直走就能到达终点。

  陆鸣的态度显而易见,水门自然能看懂,

  “那两个人,你就这么不看好他们?”

  陆鸣瞥了他一眼,意兴阑珊道,

  “当然!”

  回答的果断干脆,没有丝毫的犹豫。

  而水门也没有意外,只是将神情稍微端正了一些,再次问道,

  “理由呢?”

  这还需要理由?陆鸣倒是很想这么回答。

  “很简单,我先来问你。”

  陆鸣转过身面对着水门,“不杀人就能让人与人互相理解吗?就能创造和平吗?”

  水门沉吟片刻,摇了摇头,但据理力争道,

  “不过如果连这样都做不到,怎么才能化解仇恨呢?”

  陆鸣白了一眼对方道,“化解?”

  当然不行,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如果没有两代人,百来年的时间消弭,这就是痴人说梦的事情。

  “而且,刚刚在一旁偷偷看了这么久,难道你就没有一点想法?

  算了,我就先说说我的感受吧。

  虽然事情的原委不一定准确,但那个男人是他的同伴吧,既然是同伴,可他为什么最后决定离开?”

  接连抛出两个问题,只是不等水门开口,陆鸣自己又做出了回答,

  “因为他的队友被那些雨忍杀死了,死了,不能说话,不能呼吸的那种哦,可那个橙发男子说的,你听到了吧……不杀人……即便对方杀了自己的队友,他们依旧不能反过来杀了对手。”

  树枝被轻轻一抛,落在一边泥地里,陆鸣的声音忽然拔高,像是反驳般道,

  “这听起来合理吗?合理?怎么可能合理?

  在死人的时候啊,仇恨已经在幸存者的心里生出来了,但你却让人去压抑它,去忍耐它……哈,如果这就是和平,那么依靠某些人的隐忍才得到的和平……”

  “未免也太畸形了吧!”

  水门就这么静静的听着,原本的笑容也开始收敛淡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