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都市娱乐 封神之清平游记

第215章 保留意见

封神之清平游记 西乡二里 3358 2021-12-03 19:5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封神之清平游记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东宫扬子身为东宫家首席供奉,又是前辈,何况东宫家一直靠在解门身后,好像还从来没有对出身景门的震山河如此客气过,真是世事无常!

  “京机阁御武校尉震山河,奉卫将军及中领军将军之命,特带技术人员到东宫家,当着各门各派各家众位大贤之面,当众做出分析报告,以示公正!”震山河拜见了空侯等人后,环视一周,朗声道。

  他也没想到解门的空侯竟来的这般早,不过看那东宫扬子的表情及刚才的表现,之前怕是有些不快。震山河环视之时,已将许多人的反应尽收眼底,心里有了计较。

  解门!

  空侯点了点头,道:“既是京机阁的震大人奉命办差,为求公正,解门自然配合。不过丑话要说在前面,若是何长老有不是,解门绝不姑息;但若是东宫家诬陷,解门也绝不会任人诋毁,必要讨回一个公道!”

  空侯说着,羽扇斜斜身前一定,冷目直视东宫扬子,其意明显。

  当众分析,何不平终于略松了些气,如此一来,即可为自己洗刷冤屈!

  众人看着震山河带来的技术人员开启电脑及配套机器,就在祠堂里当众操作,多少人心里七上八下,东宫扬子与何不平也不例外!

  2分钟过去,解析报告出来,电脑屏幕上清清楚楚,两人100%确定为同一个人!

  “不可能,绝不可能!”看着打印出来解析报告交给震山河的技术人员,何不平急得跳了起来,伸手去抢。

  “放肆,你敢!”震山河身法一展避退时,东宫扬子闪身挡在震山河身前,一掌迎向何不平,功力略催,双双后退。

  “贼子,你还有何话可说?”见怀古与何不平站了一起,东宫扬子不再出手,转而直面空侯,伸手一指震山河手里的报告,“空长老,绝不姑息,解门必要给我东宫家一个交代!”

  还真是他?这是打我脸啊,何不平你真没有脑子吗?

  空侯转身,看着傻愣愣的何不平,羽毛扇一指,道:“怀古,制住何长老的穴道,稍后带回解门受审,是好是歹,自有公论!”

  “是!”怀古应声后,对何不平道了声得罪,抬指制住何不平的穴道。

  “空长老,事情不是这样,我……”回解门受审,何不平老实受着,并不反抗,但话总要说清楚。

  空侯羽毛扇一抬一顿,制止了何不平发言,转身看向东宫扬子,道:“东宫先生,此监控画面只能说明何长老在东宫老家主遇害前后,曾见过他,并没有任何证据可证明人是何长老所杀,何长老也不存在杀人的动机!况且,何长老之所以到东宫家,也是应你们东宫家之邀,前来助拳,现在闹出这般事来,东宫家要公道,我解门同样要公道。所以,东宫先生,烦请你将昨夜护卫东宫老家主之人唤来,在下要问一问话,理清事情脉络!”

  问就问,怕你不成?东宫扬子一声吩咐,昨夜在东宫朝宗别墅四周护卫的供奉及护卫皆唤入宗祠。

  空侯看着那些所谓守在别墅一楼及二楼之人,道:“在下有一事不明,还请各位大贤教我!既然你们怀疑有人要害东宫老家主,为何老家主与我门何长老会面,你们不曾跟着到书房里?别和我说什么绝没有想到何长老会害东宫老家主之类的话,我和你们东宫家一样,要的是证据,不是猜想!”

  “欲害老家主的清……”

  一位供奉刚说了一个“清”字出来,已被东宫扬子扬手打断,随即瞪了他一眼,道:“空长老之前所言,何长老是我东宫家请来,并不疑心何长老,老夫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问题?”

  现在是查老家主身亡之事,一旦把杀死清平子之事说道出来,那就是一个何不平换整个东宫家,别做傻事。

  “呵!”空侯微微一笑,羽扇轻摇,他自然清楚东宫家不敢提这里面的问题,“那就是说不清楚啰?行,我再问,监控画面显示,何长老轻轻松松自别墅二楼离开,你们所谓的护卫毫无办法,根本拦不住,也追不上。不是我自己看不起解门的长老,至少何长老的修为,在这个天下还算不得什么。何长老能轻轻松松离开,难道其他人就不能杀人后隐匿行迹离开?总之一句话,何长老只曾出现在东宫老家主遇害的现场,你们拿不出任何证据来证明是何长老杀人。何长老我解门自会好好审问,你们东宫家护卫老家主的供奉、护卫,我也要带回解门去审问。事关人命,又是东宫家的老家主,这个锅,我解门绝不会背!现在看起来,我也不是没有理由怀疑,是东宫家的人监守自戮,自导自演,情况可谓多种多样,不一而足,必要查个清楚明白!”

  “不错,空长老说的不错,我到了书房之后,见有血迹,一看之下,东宫老家主已被人杀害在地,我……我担心无缘无故牵扯进去,自然要离开!就像空长老所说,我也拿不出没有杀害东宫老家主的证据来,一时慌乱之下,至有失误,这一点,我要向东宫家认个错!”何不平急忙接道。

  空侯看了何不平一眼,点头道:“我虽暂时对何长老之言保留意见,但他说的也不无道理,谁想无缘无故、莫名其妙的卷入杀人案中?但说与事实,总要查过才知,稍后我要带何长老与众护卫供奉离开,查个清楚,东宫家可有意见?”

  “震大人!”东宫扬子急忙呼唤震山河,已经急了起来。

  这空侯的三言两语,也确实不能说完全没有道理,却又解出了三方嫌疑出来。若那些供奉、护卫落入解门手中,最后的结果怎样,不言而喻!

  只恨凶器匕首也莫名失踪,又让人起疑。

  “震大人,我要将何长老他们带回解门受审,不知是否可行?”空侯见震山河望来,含笑道。

  “京机阁与工捕办事,不外乎律、理、情三字!解门一向处事公道,为王朝各方所推崇,只要东宫家没有疑问,京机阁与工捕遵循苦主的意思,何长老身为解门的长老,他的归处,震某不做干涉!但昨夜护卫东宫老家主之人,乃是东宫家的人,也是此案的关键,请恕震山河无礼,不能让空长老带走,他们只能在我京机阁受审!若解门想要亲自查解真相,自可向京机阁申请调问,震山河必奉上命,还请空长老海涵!”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